• 专访先锋编导陈茂源:艺术应该尊重真实

  • 信息来源:中舞网        发; 布:2012-11-13

  •      

     

     

    编者按:

    无论是《梦梦和老板》里毕业生面临的现实和理想的矛盾,还是《往只回和事能味》里让80后无限回味的往事,陈茂源总能抓住它核心的思想点以及准确的表达方式,将个人与社会的困顿与冲撞展现的淋漓尽致。不仅仅是现代舞,2012年由他创作的古典舞女子独舞作品《广陵绝响-Guangling of melody》荣获第九届韩国首尔国际舞蹈大赛金奖等。

    如果你认为在舞蹈界跨界只是个很寻常的事,那么陈茂源做的远远不只这些,2012年应邀与纽约艺术家Sam合作798北京/纽约跨界艺术画展,2012年8月出版了个人第一本书——《火化后的舍利是我曾经的嘴》,中舞网记者对话陈茂源,讲述舞蹈对一位青年编导的切实影响。

    “艺术应该尊重真实,撕开了做作往更深的里面去看。”

     

     

    陈茂源新书《火化后的舍利是我曾经的嘴》

    中舞网:上个月刚出版了新书《火化后的舍利是我曾经的嘴》,这本书里面是否寄托了你个人的许多情感?给我们简单的介绍下这本书吧!

    陈茂源:这本书除了作为自己这么多年喜欢文字的一个总结,也寄托了我一个从中专延续到现在的出书的梦想。在曾经的很多日子,只有通过写,我才能把自己不善于和人沟通的部分自我消化,很多时候自己想明白一件事,也是在写的过程中,所以我很感谢写作这件事,这样一直的自我对话,自我梳理,渐渐有了篇幅,我才萌生想出一本属于自己的书的想法,它对于我来说,是写这件事的完成品。这本书,是我从留下资料的写作开始,这十二三年素材的一个集锦,包含了现在的我,过去的我,各个时期的我的不同的思考和情感缩影,我觉得浓缩起来和我备忘录里讲的三件事息息相关,那就是:整本书始终围绕着“得不到”“恐失去”和“已成憾”在思索。

    中舞网:我看到书的序中简短的描述了你的成长环境,你的成长环境对你今后的舞蹈创作有什么影响?

    陈茂源:我不能说成长环境对我今后的创作没有影响,成长环境影响的是一个人的性格,我的性格今后势必主宰着我的创作思路,这性格我以为一直存在着缺陷,难与人合作,喜怒无常,易沉沦难自救等等,这些缺点虽慢慢变得柔和,但不会彻底改变,所以,我相信孤独是永恒的,死亡是一切的终结,人性本质是恶的,因此世界观变化了,艺术品势必与艺术家的世界观如影随形,它们对我的影响或许是:我知道绝望曾是什么样子,也知道人生最没有希望的是什么时刻,所以我从不想要歌颂与粉饰,艺术应该尊重真实,撕开了做作往更深的里面去看。

    “我从未怀疑我的艺术能力,也从未怀疑我的未来不能成为我想要成为的那种人。”

     

     

    双人舞:《梦梦和老板》

    中舞网:在舞蹈学院任职对于你从事市场化的艺术创作,是否会有制约?

    陈茂源:不但在舞院外聘,也在军艺外聘,理应后者隶属部队,管理更加严格,但实际没有过多制约,在教学课程上,领导不会限制你,你把自己课堂的事情做好,想做什么尝试都可以去做,所以我很感谢两边的老师对我的信任,给予我一个平台,我想拍舞蹈短片时学生可以辅助我,想排舞时也有演员可以合作。

    中舞网:作为一个80后的教师,你觉得现在的90后学生的心态和对舞蹈的理解,和你们当时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陈茂源:无论80后,90后,还是00后,或者曾经的70,60后,每一代人的基本状态都差不多,无论你进哪个舞校,都有喜欢舞蹈,有点喜欢和完全不喜欢几种,也有爱学习,有点爱学习和完全不爱学习几种,作为教师,克服不了学生天生参差不齐的品质,所以最重要的是传达一个清晰的,积极的,好的学习观,让学生养成主动学习,勤奋努力的品质比教了哪个民族的舞,哪种牛B的现代舞组合更重要。现在我的感觉就是,生活条件的改善,后面一代人比我们那代人的吃苦精神下降了,而我们必定和我们之前那代人的平均吃苦精神也下降了,所以老师更应把舞蹈这种需要吃苦精神的专业特性深深的传达到学生身上,无论他们今后从不从事这个行业,他们也应该成为认真的,拥有正面能量和有所追求的一代人。

    中舞网:作品《梦梦和老板》让观众感受到了大学生毕业后在现实和理想的矛盾里挣扎,这个作品是不是对你刚毕业时的一个真实写照?

    陈茂源:是的,这个作品是我们的一个真实写照,相信也是很多人的写照,搬家的繁琐和重头再来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的无奈,让我有时没有斗志,期间虽有矛盾,却不挣扎,因为我从未怀疑我的艺术能力,也从未怀疑我的未来不能成为我想要成为的那种人。

    中舞网:参与创作的《亚彬和她的朋友们》系列演出,都是一帮青年舞蹈家,当初为什么会加入到这样一个团队呢?

    陈茂源:平台。一个平台是双向的,艺术家们主动选择,同时它也会督促你去尽善尽美的完成。我们的老师说:大学毕业后就再没有人逼着你们学习,逼着你们有理想,所有的事情都是靠自己。所以有平台邀请你,亚彬给我们的空间也很大,里面的朋友大多都是熟人,觉得好玩又能锻炼,何乐而不为,便参加了。

    中舞网:加入之后,大家在创作上有没有什么新的火花?

    陈茂源:因为是亚彬委托我俩创作,所以新的火花也只局限在我们两个人身上,如果下次是委托我俩给大家创作,我相信我能更好的回答你这个问题。

    中舞网:这个团队意在“为青年艺术家提供舞蹈创作平台”,这是否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舞蹈界存在这样一个现象,大批的舞蹈创作者没有一个很好的表现平台?

    陈茂源:有一个观念很重要,尤其是对年轻一代的创作者:永远不要拉不出屎怪茅坑。人是活的,机遇是可以找的,我们永远不要说,这个城市,这个社会,这个制度,不能为艺术家做什么,先说,我们可以在仅有的条件下,为艺术做什么?是,过程很艰难,但不是不可能,一个人希望轻松就能讨彩,我觉得那是投机主义,何谓追求?你看不见前方,但你要往前走。何谓信念?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抵达,但是你知道你不能停!

    中舞网:创办CMY VIDEO舞蹈影像实验工作室的初衷是什么?

    陈茂源:当时我想做舞蹈影像,觉得应该有一个品牌意识,所以创办了CMY VIDEO,我的初衷,是希望能在中国尝试舞蹈影像的探索,能把中国舞蹈影像的深度和质量提高,这个符号,是我希望我能坚持自己所热爱事业的一个标识。

    中舞网:北京现在有“摇滚村”和“画家村”,你有没有想过和朋友们一起创办“舞蹈村”呢?

    陈茂源: 没有,从来没有,艺术家是自由度很高很个人化的事情,我相信聚集成村,也是无意而为之,并非有意而为之的事,当你专注于管理和组织,势必失掉专注创作的能量,所以我没打算,以后也不打算。

     “我不满足于现在的所有作品,因为我觉得未来我可以更好。”

     

     

    舞剧《洛神赋》剧照

    中舞网:舞蹈作为一种艺术生活,对你为人处事或对世界的看法有没有什么影响?

     陈茂源:别人问我,我会说:我是搞舞蹈的,我不是演员,我是编导。所以我不会以我是搞舞蹈的为荣,但我会为我是搞创作的为荣。我不知道舞蹈这样的艺术生活对我为人处事有什么影响,因为这个似乎关于人格而不关于我的职业,若说对世界的看法有什么影响,我觉得首先舞蹈把我领进了艺术的门,对有一些情况我会带着我的创作思维去看待,就像拍电影的看电影在看镜头,我看环境我也在看可舞不可舞,看人的动作有时也思索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动作,看时事看事例有时也在想能不能转化为舞蹈题材,我觉得是因为这个职业缘故,看世界多了一层惯性的职业思考。

    中舞网:作品《广陵绝响-Guangling of melody》今年在第九届韩国首尔国际舞蹈大赛中获得金奖,在你这么多作品中,最让你中意的是哪部作品?

    陈茂源:我很喜欢《广陵绝响》这个作品,但最让我中意的,我希望不是我的现在,是我未来,当我写不了,编不动,拍不下去的时候,我才希望说自己最喜欢哪个,现在我不想说,也没有,我不满足于现在的所有作品,因为我觉得未来我可以更好,好到有一天我回过头来看它们时,或许我才会知道。

    中舞网:你最欣赏的舞者是?为什么?

    陈茂源:我曾经最欣赏的舞者是吴珍艳,她当初的《也许是要飞翔》让我惊叹,讶异,舞蹈也可以是这样的,充满情感,真实与灵魂!现在没有,国内舞者的素质,在未经过现代舞训练以及如此强大的作品的调教时,不可能达到一个高度,因为一个舞者的灵魂,是编导赋予的,因此我只有欣赏的编导,没有欣赏的舞者,对舞者,我至多觉得:他的能力和感觉都还不错。

    中舞网:舞蹈家、作家、画家、导演,下一步你会有什么新的尝试吗?

    陈茂源:画家,我这一辈子应该是没戏了,人对自己要有一个自知之明的底线,但是摄影师,我可以努一努力。至于舞蹈家,作家和导演,我觉得导演很合适,即可以是舞蹈编导,也可以是电影导演,而且再牛逼的导演也不会叫“导演家”,至于作家,我会继续写,但那不是我必需的头衔。

协会简介 | 人力资源 | 联系方式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云南聚焦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云南省体育舞蹈协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区 邮编:650000 电话:0871-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