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杨丽萍 学会爱自己永远不会老

  • 信息来源:YOKA        发; 布:2012-11-13

  •      

     

    杨丽萍 学会爱自己永远不会老

     

    与其说是一次访问,不如说是一次很度假风格的旅行,地点是在杨丽萍昆明的家。这是家吗?更像是一个硕大的花园:露台、树木、花草、小径、鱼、鸟……因为紧挨着动物园,间或还能听到猴子的叫声。跳孔雀舞的杨丽萍坐在我的对面,一身少数民族麻布的服装,一边跟我说话一边玩弄着凉亭顶上一种野草垂到脸边的长须。就如无数次出现在屏幕上的孔雀一样,手臂纤瘦,皮肤紧致,让你忍不住猜测她的年龄,当然还有那著名的—长长的指甲!说话的时候,她常常有些漫不经心,眼光一会儿瞟下旁边的金鱼,一会儿抬眼看下树隙间的阳光,说到兴奋处常常会扭动一下手臂,让你担心她会不会一展翅就飞了?不过有一点你不会怀疑:这是一个在大自然中长大的女人,带着一种原始的,充满灵动的—野性难驯!

     

    杨丽萍 学会爱自己永远不会老

     

    徐巍:这是我第一次外出客座采访,因为我想很多COSMO的读者不只喜欢您的舞蹈,更好奇您的生活:跳孔雀舞的杨老师过的是怎样一种生活?来之前我也在想:您在昆明的家什么样呢?

    杨丽萍:你去过大理吗?我在大理也有家,是在水边。

    徐巍:知道,很多媒体包括COSMO都拍过您大理的家。那个家跟我今天在昆明看到的您的家一样,都是有树有水,一种很自然的氛围。

    杨丽萍:我理想的生活就是这样,早上起来晒晒太阳,在院子里吃饭,和花草一起玩。

    徐巍:您小时候是在云南大理洱源县长大的,一直很喜欢这种很亲近自然的生活吧?

    杨丽萍:对呀,现在在城市里生活只能自己营造。

    徐巍:很多人会很羡慕您这种生活方式,很奢侈。

    杨丽萍:奢侈吗?一点都不奢侈。

    徐巍:我所说的奢侈不是指钱,生活在钢筋水泥城市里的人会觉得亲近自然实在很奢侈,每年只有度假的时候才能亲近一下大自然。

    杨丽萍:度假不一定非要跑出去。美国人要跑到大理,我们跑到美国,大家互相看。其实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有度假的感觉。我每天早上11点起来,到院子里摘个水果吃吃,喂喂鱼,养养花,吃个中午饭,喝喝咖啡,看看书,然后去排练厅。如果没有排练就更舒服了,在花园里喝茶、看书、看各种素材的片子,也看时尚类的杂志。我很佩服这些明星,经常上封面,对我来说,上一次好麻烦啊。

    徐巍:哈哈,您是不是很不喜欢被时尚类杂志摆来摆去地拍照?您所有的衣服都是自己做的吗?

    杨丽萍:对。衣服都是我东淘西淘来的。我戴的这顶帽子就是彝族的,手上的这个手镯是景颇族的.

    徐巍:您会买名牌吗?

    杨丽萍:很少。

    徐巍:您平时是不是很少穿时尚类的衣服?

    杨丽萍:也穿。如果特别独特我就穿。我不反对奢侈品和名牌。那些都是人的智慧,都是很用心做出来的。但其实,(拿起一个石头做的烟灰缸)这个也很奢侈啊!

    徐巍:您怎么理解奢侈呢?

    杨丽萍:这个(石头做的烟灰缸)也有几十年了,以前是用来舂蒜、舂芝麻的,我们现在拿来做烟灰缸,艺术品,也不贵,一百多元。看你怎么理解奢侈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有个法国传教士到了香格里拉,开始自己种葡萄,酿酒。没有沙发,他就在两棵树中间吊块麻布,躺在上面看书,没有红酒杯,就用一个木头杯子喝红酒,比玻璃杯的感觉还好,没有筷子就用树枝。我觉得他的这种生活也很奢侈啊。

    徐巍:其实无论您所说的这种奢侈还是价格昂贵的精品所代表的奢侈,其实本质上传递的都应该是一种情感,一种手工工艺带来的温暖的感觉,只是在工业化时代,这种奢侈精神已经被异化被符号化了,那种独特的情感连接方式已经消失了。

    杨丽萍:是。我在乎的是有品位的奢侈。哪怕用木头的烟灰缸来代替,我也不会用一个水晶的。前段时间车展,我提着篮子去,媒体说我是时尚,其实不是,就是一种生活方式。

    徐巍:您的这种生活方式大多数人做不到。

    杨丽萍:有的人可能喜欢住在100层高的楼上,觉得挺酷的,有的人喜欢自然一点。我认识的大部分人的终极目标是拼命地赚钱,然后到水边或自然里面盖个别墅,但是像我的母亲也好,像我也好,我们本来就是不需要挣钱就已经有了终极目标了,已经到了终点。我们早就在水边上拥有自己的房子了。我现在这栋房子比北京的房价要便宜很多倍,看你要怎么生活怎么选择了。

    徐巍:可能从出生到现在您的生活轨迹决定了您注定要选择这样一种生活,但是现在在中国,很多人停不下来,包括一些已经拥有了所谓成功的人。

    杨丽萍:停不下来?如果他要求自己停不下来,那没办法。在丽江,很多老人会说,走那么快干吗?意思是走得太快是奔死去的(笑)。

    徐巍:看到您院子里种了很多花,很多果树,都是您自己设计的吗?

    杨丽萍:对,但是没时间去调理它们。你有没有发现,再自然的东西都有它自己的长法。花一定是要么没有味道,要么是清香的,因为它有它的标准。而且每一棵植物都有它的造型,像我们头上的这棵草,它的特点就是长须,这就是它的风格。自然是有特点有规律的。我们总以为自然是乱长的、随意的,其实不是。包括孔雀,它多一根羽毛也不长,它头上该有几根它知道的。

    徐巍:哈哈,感觉我们人还不如植物,我们常常不知道自己想长成什么样。

    杨丽萍:我觉得人啊,东看西看,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你看植物,喇叭花啊、荷花啊,它们其实是有自己的风格的,但是人太没有自己的风格了,我们互相看,互相观摩,互相找不到北。没有自己的标准和追求。

    徐巍:您喜欢用自己的眼光观察周围的生活?

    杨丽萍:是。你看石榴里面长满籽,所以少数民族喜欢它,院子里会种石榴树,多子多孙。葫芦也是这样。傣族为什么崇拜孔雀?他们觉得孔雀这么美这么漂亮,一定有神的旨意,会给你带来吉祥。

    徐巍:您一直知道自己要长成什么样子吗?

    杨丽萍:天底下什么东西都能够选择和支配,除了父母姐妹兄弟你没有办法选择,你的生活方式,你的人生态度,全部都能选择,全部都能修炼,除非你没有悟到没有感觉到。因为是少数民族出身,我从小就懂得自然和人的法则,不能破坏自然,自然和人是并存的。什么时候该下种,什么时候该收割,都是有自然法则的。所以你懂了这个道理,你就知道自己该怎么活着。我们都是天地间的生物嘛。

协会简介 | 人力资源 | 联系方式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云南聚焦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云南省体育舞蹈协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区 邮编:650000 电话:0871-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