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芭蕾精灵”谭元元:我依然在艺术巅峰

  • 信息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 布:2012-11-13

  •      

     

     

    谭元元,目前是美国旧金山芭蕾舞团的首席舞蹈演员,被喜爱她的芭蕾舞迷们爱称为“芭蕾精灵”。

    由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举办的“舞蹈节2012”(da:nsFestival 2012)将于10月19日至28日登场,在此项新加坡舞蹈界的年度盛事中,海外众多舞蹈明星将云集狮城,为舞蹈爱好者带来整整10天代表各种舞风精华的一场场高级艺术飨宴。旧金山芭蕾舞团首席女舞者、被赞誉为“芭蕾女皇”的谭元元,是受邀的华人舞蹈家之一,她首度接受该报专访,讲述自己舞者生涯中的高潮起伏,畅叙对芭蕾艺术的所思所悟。

    “今天么?我差不多早上9点15分到了舞团,先做一些热身;10点到11点半,是早课时间;然后一直到下午两点半,我都在排练;半小时左右的午餐和午休结束,3点到6点半,又继续进行排练;换下练舞服后,我就直接去看了治疗师,因为腿有点痛;这一整天的工作结束,我回到家,和妈妈一起吃了晚餐。现在,正在跟你讲电话。”谭元元在电话那端的旧金山家里,语气柔缓地向记者讲述“芭蕾女皇”、亦是旧金山芭蕾舞团(San Francisco Ballet)首席舞者的一天,或者说是当没有忙碌巡演时,她生命中大多相似的每一天。

    而这平实的一天在她的描述中又是极有画面感的,褪下了在舞台之上佩戴的璀璨珠冠,收敛起于观众眼前辉耀的夺目光焰,那位回归到现实生活的女舞者,总让人觉得似有一番“尘随歌扇起,雪逐舞衣回”的恬淡寂寥。

    “是啊,一晃16年过去了,能在一个地方待16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都说芭蕾舞者最痛,但每一天新的开始,我都选择遗忘昨天的“伤痛”,谭元元也似乎不太记得自己在旧金山担任首席的年份,还是稍微计算了一下,才得出了16年的结论,“16年最大的感想是,这是对于我艺术成就的一种肯定。”

     

     

    一枚5分钱硬币的肯定

    说“肯定”,她的人生是她被“命运”和“自己”的双重肯定。她成为芭蕾舞者,的确有些传奇色彩——若不是因为一枚5分钱硬币,也许不会有今天的谭元元。

    谭元元1977年出生于上海,小时候模仿着电视里《红菱艳》中女舞者的舞姿,后来在少年宫舞蹈队跳舞,那个听话的小女孩,对舞蹈能了解些什么呢。但她天生有着下肢超出上肢13公分的完美比例差,而“11.5公分的比例差”已是中国芭蕾舞学校招生标准中关键的一项,她明明有着天赐的条件。

    她11岁考入上海芭蕾舞学校,父亲却希望她从医,结果入学推迟了半年,后来又在学舞时受伤,父亲抱定了让她放弃芭蕾的念头。僵持不下,这一家子以抛硬币决定她的前途:正面,学舞;反面,学医。那枚5分硬币,以“正面”面对谭元元——跳舞,首先是命运的安排,后来发生的则是她自己的“舞弄”。

    1992年,谭元元参加在巴黎举行的第五届国际舞蹈比赛。到达赛场时,她被舞台惊呆了:为便于评委们观看参赛者的脚尖表演,芭蕾舞台被设计成 15度倾斜!这对于一直在水平舞台上跳舞的谭元元来说不啻直接被判出局……她孤注一掷,抱持着“练习”的心态参赛,没想到演出震惊四座,更得到评委主席、 “芭蕾女神”加林娜·乌兰诺娃(Galina Ulanova)打出的满分,乌兰诺娃说:“这是我20年来看到最年轻又最具古典表演风格的好演员,她前途无量。”谭元元获得了金奖。

    18岁出访美国,谭元元被世界顶尖舞团之一——旧金山芭蕾舞团留下,极偶然的一次,团里一名首席舞者在台上拧断了手指,不得不缺席第二天的重要演出,舞团团长焦急地拿着一盒录像带问谭元元能不能在一夜之内把它学下来。谭元元回忆说:“那是乔治·巴兰钦(George Balanchine)一段28分钟的舞蹈,我之前对巴兰钦的作品不算熟悉,但还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接了下来,强迫自己练了整整一夜。第二天就以‘首席’的身份上台了,幸运的是我表现得还不错,之后便正式签约了。不过,就算是首席,也是一年签一次约。”

     与乌兰诺娃齐名

    一举跃为全美三大芭蕾舞团首位华裔首席舞者,也是最年轻的首席舞者,谭元元就此跻身国际级舞蹈明星之列——《纽约时报》著名舞蹈评论家安娜·克丝高芙(Anna Kisslgoff),称她的表演“精致又大胆”;她2004年获美国《时代》杂志评选为“亚洲英雄人物”(Asia's Heroes),登上《时代》封面;又被世界权威杂志《舞蹈》列入“20世纪舞蹈名人榜”,成为上世纪全球最杰出的101位芭蕾舞艺术家之一,也是唯一上榜的华人舞者,与乌兰诺娃齐名!

    “乌兰诺娃至今都是我的人生偶像,是我最尊重的舞蹈大师,我一直谨记她在我耳边说的那句:‘要把心放在那里’。我全心爱着芭蕾这门艺术,每次用肢体更用心来演出,我以带着爱与心的付出,来回报我今天所获得的一切。”简短几句,道出了从艺近20年的心得。

    谭元元每年要在世界各国巡演130多场,诠释过几乎所有经典和新派芭蕾舞剧的女主角,从传统古典的《天鹅湖》《睡美人》《罗密欧与朱丽叶》《吉赛尔》《胡桃夹子》,到颇具现代意味甚至洋溢东方风情的《新小美人鱼》《遥远的哭泣》《火之鸟》《鹊桥》“RAkU”……她自言偏爱“新古典主义” (neoclassical),却也肯定“古典主义”是所有芭蕾风格流派的基础。她将精湛舞技和东方神韵融入芭蕾这种西式舞蹈门类,所传达的极致之美,令人惊叹。

     不会轻言退出舞台

    “我35岁了,对我来说,35岁是个神奇的年龄,我得到比以前更多的演出邀约,”谭元元说,“我以前总觉得艺术家的人生像一条抛物线,由原点开始,攀升到顶端,但顶端只是一瞬,随即必须降落,因为受到身体条件的制约。艺术造诣和身体极限总在两相拉扯,年轻艺术工作者因为青春生机,能轻易在肢体发挥上表现出色;但20岁年龄段末端到35岁之间,却是逐渐在内心层次上取得进步的年龄段。我想我已进入这个交接点,我自己也惊讶的是,我的身体条件依然没有辜负我,天时、地利,也人和,我还处在我的艺术高峰。”

    她几年前曾一度表示要在35岁“退役”,引起哗然,她笑说:“哈哈,我现在学乖了,不会轻言退出舞台。人,本来就不该给自己限定什么。”这消息无疑是她馈赠给舞迷的厚礼。

    “你知道吗,如果有一天我卸下舞者身份不再跳了,我会回归亚洲,在亚洲各地进行舞蹈编创。我知道什么叫做优秀的舞蹈作品,此刻我跳得出来,日后我编得出来。”谭元元对未来,已然有了完美规划。

协会简介 | 人力资源 | 联系方式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技术支持:云南聚焦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云南省体育舞蹈协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区 邮编:650000 电话:0871-12345